石叻歌

我虽身处北纬一度的岛国
心里却是一片寒冬
几万世纪的冰棱垂下
刺伤了满眼的郁郁葱葱

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海风
交缠于双眉的皑皑
从马六甲吹到苏门答腊
卷走了星光,或是未来

我的心没有这热烈的阳光
也没有缠绵的雨季
我躲在冰川倔强的怀抱
将偷窥世界的眼帘放低

传说狮子的城市从未哭泣
泪水都染作两鬓霜华
我只想走在微曦的小径上
偶尔停下采一朵蓝色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