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根

这是个十年前我就写过的题目。十年过去了,无根依然,却少有感慨。

对于那个我出生的国度,我抱有十分复杂的情感。我讨厌那个流氓的政党所建立的无耻的政府,讨厌因无耻的政府而造就的低劣的国民性,讨厌因低劣的国民性而形成的恶心的社会。

然而我却依然沉醉于那个国度在悠久的历史中产生的美丽的文学和艺术。我依然深深爱着我的母语,爱着以我的母语书写的诗篇,以至于我现在的工作乃是把这份对母语的爱传递给下一代。

可是,我已渐渐失去了用母语写作的能力。我再不能用母语构建一个故事,再不能用母语指点江山。讽刺而且尴尬的是,我的第二语言,如今竟成了我主要的写作语言。并不是我的第二语言修炼到多高的程度,而实在是痛感母语受污染之严重,母语词汇所关联的意象已然被那流氓的政党、无耻的政府、低劣的国民性和恶心的社会所劫持并扭曲了。

远离那个国度,却依然感受到那个国度对母语施加的强大影响力。即便对这影响力有清醒认识,我却不能躲开它,而仍然在不知不觉间被它侵略。这股影响力,美其名曰“软实力”,已经让许多远渡重洋的爱国者们自豪万分,而于我而言却是一种耻辱。

既然根不在故国,在异乡又如何?我在异乡的时间,超过了在故国的时间;我在故国是异客,在异乡却是故人。孰为故国,孰为异乡,已不复辨识,亦无须辨识。国籍已变,乡音偶失,而我的根并不在现在这个国度:这个国度里并没有一处地方可以称作我的家乡。

就在这种复杂而无奈的境况中,我的所谓无根之感,除了偶尔做感叹的题材,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呢?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