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集

少年时颇有成为文学家的理想,因此曾写过许多随笔。崇拜鲁迅,也曾用“鲁再迅”笔名在校报发表过杂文和诗歌。但也仅此而已。后来学业繁重,随笔集束之高阁,没有再碰。进入互联网时代,文学家之梦在文学论坛苟延残喘数载,然后呜呼哀哉,不了了之。

那时候的随笔,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博客。我刚开始写博客的时候,也是怀着与写随笔时同样的热情来写的。但是随笔和博客毕竟有一个很大的区别。随笔,除非出版,否则读者只要自己或三五好友;博客的读者,除了认识的朋友,也往往有不请自来的过客。写随笔的时候只为自己直抒胸臆,写博客的时候则往往要顾及读者,在中国网站上写博客时还要注意自我审查。用笔写字,基本不受干扰,我手写我心;电脑打字,屏幕上的各种信息,文本编辑器的各种功能,甚至中文输入法的选字栏,无一不是干扰的来源。因此,写博客的时候,往往没有写随笔的畅快感。

多年前,母亲初学电脑,用我的随笔集做打字练习。不知不觉,也输入了五十五则。二十余年前的文字,如今读来,未免幼稚可笑。然而毕竟是曾经的心血,也便不免敝帚自珍,所以也就存在电脑里,偶尔拿出来自恋一番。自然,我是不敢复制粘贴到这里贻笑大方的。

无根

这是个十年前我就写过的题目。十年过去了,无根依然,却少有感慨。

对于那个我出生的国度,我抱有十分复杂的情感。我讨厌那个流氓的政党所建立的无耻的政府,讨厌因无耻的政府而造就的低劣的国民性,讨厌因低劣的国民性而形成的恶心的社会。

然而我却依然沉醉于那个国度在悠久的历史中产生的美丽的文学和艺术。我依然深深爱着我的母语,爱着以我的母语书写的诗篇,以至于我现在的工作乃是把这份对母语的爱传递给下一代。

可是,我已渐渐失去了用母语写作的能力。我再不能用母语构建一个故事,再不能用母语指点江山。讽刺而且尴尬的是,我的第二语言,如今竟成了我主要的写作语言。并不是我的第二语言修炼到多高的程度,而实在是痛感母语受污染之严重,母语词汇所关联的意象已然被那流氓的政党、无耻的政府、低劣的国民性和恶心的社会所劫持并扭曲了。

远离那个国度,却依然感受到那个国度对母语施加的强大影响力。即便对这影响力有清醒认识,我却不能躲开它,而仍然在不知不觉间被它侵略。这股影响力,美其名曰“软实力”,已经让许多远渡重洋的爱国者们自豪万分,而于我而言却是一种耻辱。

既然根不在故国,在异乡又如何?我在异乡的时间,超过了在故国的时间;我在故国是异客,在异乡却是故人。孰为故国,孰为异乡,已不复辨识,亦无须辨识。国籍已变,乡音偶失,而我的根并不在现在这个国度:这个国度里并没有一处地方可以称作我的家乡。

就在这种复杂而无奈的境况中,我的所谓无根之感,除了偶尔做感叹的题材,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呢?

小诗

我是一棵四海漂泊的老树
不停地流浪八方,沉默
沉默千年,却居无定所
我只愿有猎户闻风追来
一箭射穿我的胸腔
并用他鹰隼般的眼神
扫过我如茵的灵魂
大笑而去

我是一只盘根错节的野兽
牢牢地抓住土地,怒吼
怒吼千遍,却动弹不得
我只愿有樵夫迷途而来
持斧砍断我的身躯
并用他树皮般的手
数着我血染的年轮
大恸而去

石叻歌

我虽身处北纬一度的岛国
心里却是一片寒冬
几万世纪的冰棱垂下
刺伤了满眼的郁郁葱葱

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海风
交缠于双眉的皑皑
从马六甲吹到苏门答腊
卷走了星光,或是未来

我的心没有这热烈的阳光
也没有缠绵的雨季
我躲在冰川倔强的怀抱
将偷窥世界的眼帘放低

传说狮子的城市从未哭泣
泪水都染作两鬓霜华
我只想走在微曦的小径上
偶尔停下采一朵蓝色的花

阴天

为何你不顾日夜
逡巡于大地与天国之间
为何你无论寒暑
身披棉袄,蒙住双眼

我愿意在你的覆盖下
阖上眼睛,悄然入眠
或是微笑着吟唱
用一千年前神的语言

只是我的生命里没有
如你一般的利剪
可以分开天使的双翅
让幸福降临在我的眼前

菩萨蛮

重来斯地林花碎,谁能共我同一醉?明月照横棂,凛然零落星。

水滨鸦骤起,天外鹊音丽。叠嶂入沉云,如余醒复醺。

(用新韵。《钦定词谱》:菩萨蛮,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

⊙○○●▲、⊙●⊙○▲。 ⊙●●○△、⊙○⊙●△。)